庆祝大会北京气象局35人最强专班提供逐小时精确预报

※发布时间:2021-7-11 13:39:18   ※发布作者:小编   ※出自何处: 

  六七月份的北京,高温、雷雨、大风、冰雹等天气是“常客”。在强对流天气如此频繁的季节,建党百年系列庆祝活动是如何与天气“抢跑”,一次又一次完成的?昨天,北京市气象局庆祝活动气象预报服务专班的专家们首次集体亮相,揭秘了建党百年系列庆祝活动背后那些紧张而又激动的保障时刻。

  “6月的天气,就像孙悟空的72变,各种强对流天气说来就来,变幻莫测。”提起入汛后北京的天气,北京市气象台首席预报员雷蕾先打了个比方,在这种天气背景下,很难提前一至三天给出定时、定点、定量的预报。再加上北京三面环山的地形、超大城市复杂下垫面等因素的影响,精准天气预报更是难上加难。

  “相较以往的重大活动,这次预报需要同时关注举行的庆祝大会和国家体育场举办的文艺演出的天气。两场活动举行时间不同、地点不同,对气象条件有不同的高需求。”雷蕾说,在汛期同时做好两场活动的气象预报,常大的挑战。

  为了应对和解决这个难题和挑战,北京市气象台、国家气象中心、在京部队、科研院所及民航部门的35位预报专家联合组建了“最强阵容”预报专班。从2020年11月开始,预报专班对近20年地区“7·1”前后高影响天气类型、天气背景概念模型、预报难点进行了分析。尤其针对2010年至2020年的6月20日至7月5日,进行了逐日天气分析统计,凝练典型案例天气系统和预报关键点。通过不断反复深“抠”细节、召开历史同期高影响天气复盘研讨会,专家们逐渐对目标区域的情况了然于胸。

  “我们平时的天气预报是利用百叶箱对空气中的静温度进行预报,但是不同的地面下人体对温度的是不一样的。”雷蕾介绍,比如广场面积大、地面为水泥材质,白天可能会更晴晒、风力也较大,但到了夜间温度下降会更快。为了将预报进一步精细,预报专班实地踏勘了、鸟巢的观测,结果气象观测站的风力、温度和广场、鸟巢内部确实有差异。

  通过实地勘探,专家对两个地点的气象要素特点心中有数,同时也尝试并完成了一些非常规的气象预报:针对避免出席活动人员因高温而中暑的需求,应急开展不同材质座席温度观测和精细化分区域体感温度预报;为保障鸟巢顶部烟花燃放以及节目威亚空中表演的安全,提供了不同高度风速风向等气象要素实况和预报服务;根据地区飞机飞行表演需求,提供了能见度、云底高度、云量等预报服务。

  “不同场地、不同活动内容对气象信息的需求是不同的。”负责现场服务保障的北京市气象台首席预报员赵玮进一步解释了非常规预报的必要性,“比如鸟巢文艺演出时有焰火燃放,我们就需要对燃放焰火关键时间节点做精细预报,精确到分钟级的风向、风速和相对湿度预报,观众撤场时段降雨情况等。再比如,晴热高温天气下,地区人群的体感舒适度和不同材质座椅暴晒后温度变化等有很大关系,所以我们提供了精细化温度预报服务。”赵玮说,现场服务人员通过实地感受和了解,及时将需求信息反馈给气象局,专家团队则会在天气会商和服务中重点对这些内容关注并给出防范。

  据赵玮介绍,鸟巢文艺演出的三次现场保障时间分别是6月22日、25日和28日。 这三次演出分别遇到了不同的天气:22日白天北京晴晒、气温高,演出阶段阵风较明显;25日北京地区出现、短时强降雨、大风、冰雹等强对流天气,演出因雷雨和大风暂停半个多小时;28日存在分散性雷阵雨的风险,且气温高、湿度大,体感闷热。

  同样,庆祝大会的三次现场保障活动遇上的也是三种不同的天气:6月12日,出现35℃以上高温天气;6月26日北京出现小阵雨;6月30日至7月1日,庆祝大会期间的天气尤其复杂,“30日夜间出现了雷阵雨、1日上午零星阵雨、1日下午还有雷雨大风。”赵玮说,这六次现场保障期间高温、强对流竞相登场,天气复杂多变,充分体现了北京6月底的天气特色,也从侧面证明了预报难度有多大、保障任务有多重以及现场气象服务的压力有多大。

  7月1日中午,广场的庆祝大会结束,气象服务保障却并没有停下来。根据预报,下午大会撤场期间,地区将遭受飑线系统影响,出现雷雨大风天气。“为了保障撤场活动的顺利进行以及现场数万名工人的安全,我们利用多波段雷达组网产品、关键区精密立体监测网数据,任雪案件结合‘睿图’模式体系等核心技术预报产品,对1日下午雷雨过程做出了精准临近预报,在两个回波带中寻找降水空当,为撤场工作‘抢出’作业时间,保障了后期撤场工作的顺利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