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人文经济> 文章内容

疫情之下人文学科再遭“关停并转”

※发布时间:2021-3-23 20:53:59   ※发布作者:小编   ※出自何处: 

  田凤山简历人文学科是对个人和集体人类经验的研究,这不仅是学术上的追求,也是理解当下的一种手段。为社会的发展与世界的未来着想,高校若想引领社会,管理者需要具有远见卓识。

  2020年新冠疫情的巨大冲击深刻改变了全球高等教育格局。课堂教学不得不改为线上,校园活动几近绝迹,这些变化有目共睹。但事实上,高校受到的远不止于此。

  界疫情波及面最大的美国,有高校摇摇欲坠,而不少高校不得不压缩裁减学科与专业,其中涉及最多的还是人文学科。这新一轮人文学科的关停并转究竟有多严重?事出何因?教育界对此的反应又如何?

  佛蒙特大学(UVM)建于1791年,是全美历史最悠久的研究型大学之一。2020年12月,该校文理学院提议砍掉23个人文学科本科专业,其中包括56个本科专业中的12个、63个辅修专业中的11个,这还不包括停招了该校10个研究生专业中的4个专业。同样被砍的专业还有亚洲研究、欧洲研究、拉丁美洲研究、意大利研究等,艺术和戏剧专业将被合并。

  UVM并非唯一受新冠疫情困扰而裁减专业的旗舰大学。但凡与其同命运者,有一点是共同的,即所裁减的专业多是人文学科。明尼苏达大学宣布取消许多博士专业的招生,其中人文学科受到的打击最大,而生物医学等高需求研究领域名额并未减少。艾奥瓦大学也计划裁减相关专业,其中一半是人文学科。纽约州立大学(SUNY)奥尔巴尼分校宣布,计划在未来两年内逐步淘汰五个系:古典、戏剧、俄语、法语和意大利语。

  据美国《高等教育纪事》数据库的记载,有多达100多个暂停招生的计划,从大学的文理学院不接纳新的学校资助的博士生,到莱斯大学暂停招收人文学科五个博士生专业;从大学伯克利分校暂停其人类学、社会学和艺术史专业的博士生录取,到卫斯理大学拟淘汰18个专业上述状况席卷美国,几乎所有高校都难以避免地受到了严重影响和冲击。

  最糟糕的或许是,如美国文理学院这样以人文学科为主的高校,其人文学科也难逃厄运。吉尔福德学院是一所小型私立文理学院。去年11月,该校计划终止其将近一半(42个专业中的19个)的专业,并削减36个职位。大部分停修的专业为人文学科。计划保留的则都是所谓最受欢迎的专业,以及几个较小的跨学科专业和新近建立的专业。

  2016年1月7日,我曾在本专栏发表文章《日本为何关停并转人文学科》,那次是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后,人文学科在全球范围内所遭重创在日本的反映。如今,疫情在全世界蔓延,各高校因为校园关停等原因面临着严峻。

  首先,疫情造成财政赤字。由于新冠病毒的与疫情的广泛流行,几乎所有高校都必须进行经费削减,以弥补日益扩大的预算缺口。据《纽约时报》报道,此次疫情给美国大学造成了至少1200亿美元的损失。尽管很多大学采取了一些临时性措施,包括冻结招聘人员和让员工提前退休,但经济不景气的持续影响还是造成了性的经济损失,许多人被解雇或休假,裁减或合并专业与核心课程,包括撤销人文学科系与专业。

  其次,学生数少但投入巨大。2020年,全美本科入学率总体下降4%,导致学费收入随之下降。UVM的上述23个专业中,在近三年每个专业每年的毕业生都不超过7个,学校为此背负了860万美元的赤字。该校教务长兼常务副校长普雷洛克表示,这次人文学科的重组是早已确定的学院的一部分。即使没有疫情大流行,也必须要这样做。

  上述因素似乎是导致人文学科关停并转的直接原因。但从内部看,学生人数少也不能完全归咎于专业。有UVM的教职员工指出,该校近年来对报考人数和录取人数的缩减,才是导致学生人数减少的直接原因。但无论如何,人文学科关停并转所导致的直接后果是严重的对于规模小的专业来说,很可能从此就偃旗息鼓了。

  就裁员来说,一般首当其冲的是未进入教授系列的人员,但此次裁员计划中,很多高校都在设法制定终身教授离职机制。这导致校内教授处于恐惧之中。据UVM教职员工工会罗伯茨说,该校已经有人在考虑主动离开,以免突然被解雇时措手不及。

  UVM 23个专业关停并转的计划,还要获得学校各层级的委员会与学校董事会的批准,即便是通过批准,也要到今年新学年开始才会实行,但该提议已经引发了学校师生的强烈。在宣布消息的几小时内,该校教专业大四学生布伦南就发起了,反对撤销教系,一天之内就收到了超过1700人的签名。在随后的几周中,该校有人组织了汽车和新闻发布会。有教授要求福尔斯院长辞职。相关学术组织也都发表声明佛蒙特大学的行政管理。

  吉尔福德学院裁减近一半专业并将解雇众多教授的消息一出,即刻引起教职员工和校友的愤慨。他们表示,这种做法将严重损害这所在美国南北战争之前就已成立的高校。有人在网络上创建了一个名为“吉尔福德学院”的页面,两周内就吸引了近2000名,还有大约740人签署了一份在线,敦促将该计划推迟一年。

  虽然大多数人都知文学科的重要性,但在当代社会,人文学科似乎一直在走下坡,选择读人文学科相关专业的学生也在持续下降。这其中的原因究竟何在?

  首先,社会上实用主义盛行,要求高校早出人才、快出人才、出有用之才,对大学的发展方向产生了重大影响。高校在无形中也开始了实用为主的轨道。吉尔福德学院在裁减专业时就直言不讳地说,随着学生兴趣的变化,我们必须关注市场并改变我们的课程。

  其次,大学重STEM(科学、技术、工程与数学),轻人文。根据美国教育统计中心的数据,从2009年到2016年,面向职业的STEM领域的学士学位数量增加了43%;同期,人文学位的数量则下降了0.4%。UVM在STEM计划和基础设施上进行了大量投资。2019年,该校耗资1.04亿美元建成STEM综合大楼,后者成为该校历史上最昂贵的建设项目。有教授抱怨说,在过去的10年中,STEM的发展一直是这里的重中之重。

  再次,理工专业更容易出,而人文学科更强调学术积累。即使在美国,大家也都认为,科学家会一直获得资助并不断发表研究,但人文学者则大概需要工作十年之久才能做出更好的。

  值得注意的是,像从前一样,每次人文学科遭到重创都会引发师生强烈反弹,但每次反对的浪潮最终也都归于平静。其中的原因也是多种多样的。

  首先,管理者具有规划专业设置的巨大。UVM文理学院院长福尔斯是提出人文学科关停并转、削减预算的始作俑者。据报道,他并未咨询教职员工的意见。面对师生广泛的声浪,普雷洛克教务长明确为福尔斯站台,支持他的这项决定。美国大学中的教务长是统管学校各个学院院长的首席学术执行官。她的实际上也就意味着不仅她同意,未来学校也会同意这样的做法。

  其次,资本占据决定专业取舍的强势地位。众所周知,资本在高校中的重要性越来越大。当下的高校以筹措到最高金额的捐赠基金为荣耀。当高校拥有富足的基金时,就会设置一些人文学科的专业,虽然有时给人以装点门面的感觉,但人们总是乐见其成。然而,每当出现经济危机时,人文学科往往首当其冲遭到,这一点已是司空见惯。

  不难发现,每次现实危机的出现,大都能引发人文学科是否有用或有益的激辩。在此种时刻,想为人文学科,说明其对人类和社会“有用”绝非易事。关于人文学科价值的辩论已有上千年历史,但从未像今天这样具有如此悲壮的色彩。现在是到了非说不可的时刻,因为人文学科已经走到了存亡的关头。为此,很多学者站出来再度为人文学科一辩。

  大学教授努斯鲍姆最近发表专栏文章,强调了人文学科对于社会的重要性。她认为,当今社会迫切需要人文学科培养的各种能力,包括性思维能力,受人尊敬的辩论、评估优劣论据的能力,以及以苏格拉底审视传统和的能力。她还强调人文学科在促进经济繁荣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

  事实上,人文学科还具有根本无法抹杀的现实重要性。人文学科是对个人和集体人类经验的研究,这不仅是学术上的追求,也是理解当下的一种手段。有美国学者以当下该国所发生的现实案例为例,说明在社会动荡时期,人文学科可以让人们拥有长远眼光,以理解现实,也可以分辨社交上所出现的各种信息,甄别。

  虽然人们都知文学科的价值,但培养创造力、创新和性思维还是很难与货币价值相抗衡。只要人们讨论的是短期行为、变现行为,那么人文学科就将继续面临被低估乃至被裁减的命运。或许,苹果创始人乔布斯的话值得所有人深思:“苹果的DNA显示,仅有技术是远远不够的技术唯有与文理相结合、与人文相交融,才会给我们带来令动的结果。”

  

相关阅读
  • 没有资料
okex